悦读文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云老爷 > 正文

【言情完结新文】我是校霸他亲妈(校园 姐弟恋

时间:2019-07-29来源:妙笔妙人网

点击上方蓝字关注

《我是校霸他亲妈》

作者:墨西柯【完结】

柴美涔,单身母亲一枚,儿子挺帅就是有点“皮”。

突然一天醒来,柴美涔发现自己变回了十六岁时的样子!美貌犹在,还没发福,发量惊人。

不缺钱,有时间,她决定转去儿子学校做儿子的同班同学,督促儿子好好做人。

校霸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她妈!

平时没少听母上大人吹牛逼,说她年轻的时候绝代风华。

结果突然有一天,母上大人变回十六岁的样子,还真特么怪好看的?

母上大人缓冲了一阵子发现变不回去了,突发奇想转学来了他的学校做他的同班同学!?

那之后…

令人闻风丧胆的校霸拎着棍子准备去打架,被新转来的校花一巴掌扇回去写作业了。

校霸在校花的注视下,笑容僵硬地对全校宣布:“从今以后,我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,以后做一个科学家。”

校霸放出话来:“谁敢泡她,就跟对着我骂‘干你妈’是一个效果。”

【女主角的对象不是儿子!住脑!】

作品简评:

柴美涔,单身母亲一枚,儿子挺帅就是有点“皮”。突然一天醒来,柴美涔发现自己变回了十六岁时的样子!美貌犹在,还没发福,发量惊人。不缺钱,有时间,她决定转去儿子学校做儿子的同班同学,督促儿子好好做人。那之后…令人闻风丧胆的校霸拎着棍子准备去打架,被新转来的校花一巴掌扇回去写作业了。

本书是母子之间缺乏沟通,机缘巧合之下,母亲变年轻后到了儿子学校,终于了解了儿子并非十恶不赦,儿子也终于了解了自己母亲的不容易。与此同时,多年陪伴在身边的小奶狗弟弟,也终于渐渐露出了狐狸尾巴,最终跟柴美涔在一起。

第1章 吵架

  柴美涔走出卧室,随手抓了抓乱糟糟的头发,走路的时候还在打哈欠。

  拉开厨房的拉门走进去打开冰箱,从里面拿出四个鸡蛋来开始给儿子做早餐。

  煎蛋的时候柴美涔有点溜号。

  昨天晚上她跟儿子吵了一架,动怒之下她还动手打了他,现在想到那一巴掌她还觉得隐隐作痛。

  不是手,而是心。

  她的儿子今年高二,在一所私立学校念国际班。

  国际班美其名曰是专攻出国留学的,但是这所学校的国际班是怎么回事她心里有数。

  她手里有点钱,幼儿园就给儿子上了全市最贵的私立学校。

  从小在这所学校念书有一个好处,就是中考的时候就算成绩不好,只要英语分及格了就能直升高中部国际班,并且还是一流的师资力量。

  这就不用担心儿子的中考成绩了,至少心里有个底。

  也幸好她给儿子送过去了,不然她儿子连个高中都考不上。

  就在昨天,学校老师突然给她打电话,说她的儿子在学校里打了人,给那个孩子打得丢了半条小命。

  她一下子慌了神,带着存折就去了医院。

  到了医院里跟对方家长道歉,希望这件事情能够私了,千万被闹到警局去,毕竟她儿子已经十六岁了。

  跟对方家长赔笑了一下午,最后赔给人家十五万才算是解决了。

  她立即给了钱,就怕对方反悔,还让对方立了字据。

  这种事情她做得轻车熟路了,毕竟她儿子已经不是第一次打架了。

  解决了家长那边,她还连夜去了学校领导的家里。过去的时候人家正在吃饭,看到她就没有什么好脸色。

  她厚着脸皮坐在领导家里不走,跟领导聊了两个小时领导才动摇了。

  从要开除到记大过,后面改成了通告批评,不记入档案。

  她又给领导留了个果篮。

  留果篮看着好看,实际里面塞了钱。

  她不是一个脾气很好的人,就这样奔走了一天憋了一肚子的气,不过为了她的儿子她忍了。

  回到家里就看到儿子脸上都是伤,走路的时候一瘸一拐的,还迈着坚定的步伐去冰箱拿了一根雪糕,她终于爆发了。

  她跟儿子大吵一架,儿子初期还好,态度良好一声不吭。

  后面听到她骂:“你这样就是一个社会败类,我都不要求你做个好人,就希望你能做个人。”

  周睿立即急了。

  “我怎么就不是好人了?你进来就开始骂我,问过我打架的理由了吗?”他扯着嗓子跟她喊,还真是动了三分火气。

  “行,你说,你打架的理由是什么?!行侠仗义吗?”她气得身体都在发抖。

  他被问了这一句似乎哽住了,一甩头倔强地回答:“反正我说了你也不会信,你就当我是个败类吧,反正我有爹生没爹养,你现在把我扔了说不定还能改嫁呢!”

  然后她打了他。

  打完她自己都愣了,她以前虽然会偶尔掐一下周睿的胳膊,或者给他一脚,但是都很轻,开玩笑居多。

  这还是难得真的动手打他。

  她的脑袋里还在回响他被打后说的话:“你真的了解过我吗?!”

  紧接着周睿就摔门进入了自己的房间。

  她也曾经去参加过养育孩子的那些课堂,虽然很多都是洗脑让报班的废话,但是有一句话她一直记得:“你们这些做家长的,真的以身作则了吗?孩子身上存在问题就在自己身上找找原因,还有就是他的生长环境。”

  周睿在单亲家庭长大,柴美涔经常会看法制频道,很多少年犯都是出生在单亲家庭里,这让柴美涔十分恐慌。

  尤其是看到周睿现在霸王一样的样子,她就担心得不行。

  蛋有点糊了,焦糊的味道飘进鼻翼里让她瞬间清醒过来。

  她赶紧将糊了的蛋倒了出来,重新拿出一个鸡蛋来煎。

  这个时候周睿的房门开了,她立即装成无所谓地继续煎蛋。

  *

  周睿从房间里走出来,先是淡定从容地进入了洗手间,进去后又从门缝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偷偷看他妈干什么呢。

  看了看后发现柴美涔在煎蛋,从始至终都没看他一眼,他所在的角度只能看到柴美涔衣品很差的那件鹅黄色睡衣衣角。

  他关上了洗手间的门,然后开始蹲坑。

  昨天他打架了,给柴美涔气得简直就要炸毛了。

  他看到柴美涔140斤的矮粗胖气得身体都轻盈了许多,用手拍桌面的时候手臂上的拜拜肉都颤得“活泼可爱”的。

  年近四十的人了,一瞬间充满了“青春的活力”。

  他立即认怂了,打算挨顿骂就过去了,她说啥是啥。

  谁知道柴美涔越骂越过分,他脾气随了柴美涔,也挺爆的。再加上在学校里都是别人捧着他,老师知道他难缠都不太招惹他,被人这么骂脾气受不住,也跟着火了。

  其实说完那句话他也挺后悔的,被柴美涔打了一巴掌后他就清醒了,然而面黄山癫痫病是怎么治疗的子放不下他选择了回房间。

  这句话的确说过了。

  柴美涔人品吧……不咋地。

  脾气吧……不咋地。

  长相吧……不咋地。

  但是对他是真的没话说,不少人都羡慕他有一个这样的妈妈。

  他当时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,反正就是什么话刺激他说什么,说完他恨不得把自己的舌头咬下来。

  回到房间他就开始自我检讨,想要去道歉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,于是躺在床上冥思苦想。

  凌晨3点多,他听到了隔壁的哭声。

  估计初期柴美涔还在压抑,不想让他听到,后半夜就开始放肆了。

  知道的是柴美涔在哭,不知道的还以为闹鬼了呢。

  柴美涔哭得那叫一个哀怨婉转,后期还打嗝,醒鼻子的声音也撼天动地的。

  就这样他也被刺激到了,躺在被窝里跟着哭。

  按理说他一个大老爷们不应该这么多愁善感,但是就仿佛被感染了似的,一下子想起了自己的童年。

  别人小的时候都有父母陪着玩,他就跟着柴美涔一个人。

  因为柴美涔十九岁未婚先孕,男人还不见了,他自己都不知道他爸究竟是哪个王八蛋。

  所以他们娘俩一直以来饱受非议。

  一到这个时候柴美涔就怕他受委屈,就给他零花钱,给着给着,他的零花钱比同学家长的月收入都多,他就不委屈了。

  他们娘俩朴实无华的感情就是如此。

  其实周睿之所以姓周,是为了他上学上户口,柴美涔跟一个姓周的人假结婚了。

  户口上完了他们就离了,堪称速战速决,用最高的效率离最潇洒的婚。

  那个姓周的也不亏,十几年前的五万块钱不少了,都给那个男人了。

  后来柴美涔想给他改名,但是柴美涔天秤座的,名字合计来合计去也没想好,就这样这么多年都过去了,这名字也就懒得改了,他也就一直叫周睿了。

  坐在马桶上周睿就在想,这个歉该怎么道,跟他妈说他昨天也哭了?

  那不行,他一个大老爷们要面儿,这人不能丢,宁可说是被那个傻逼打的,也不能说是他哭的。

  陷入纠结就忘了时间,门外传来柴美涔的声音:“拉不出来别硬拉,柜子里有开塞露,十男九痔知不知道?”

  周睿撇了撇嘴,觉得正好搭茬,于是回应了一声:“放心吧,老子有的是力气。”

  回答完尴尬了。

  顺口就说出“老子”这个自称了。

  周睿叹了一口气,他觉得他这个脑子就不能玩人情世故,什么事儿都能让他办砸了。

  想道歉开场就来了一个自爆,你说坑爹不坑爹?

  他冲了马桶,走到洗手池边去洗漱,刷牙的时候推开门走出来,站在门口撑着门框摆造型,想看看他妈干什么呢。

  不看还好,看了真吓一跳。

  电动牙刷“啪”的一声掉在了地面上,他目瞪口呆地看着疑似柴美涔的女……生?

  “我操?”一句脏话从他的嘴里溢了出来,完全是下意识的。

  周睿出来的时候柴美涔正在跟好友语音聊天,对面在安慰柴美涔让她好好跟儿子聊聊,母子俩不应该产生芥蒂。

  周睿虽然性格莽撞,但是绝对不是一个坏孩子,并不是无可救药的那种。

  柴美涔刚刚觉得心情好点,然后就听到周睿骂人。

  “行了,我不跟你说了。”柴美涔说完就白了周睿一眼。

  “你的声音听起来没有以前有底气了,是不是身体不好?”电话那边传来关心的声音。

  “因为那个小兔崽子上火了吧。”

  “你多注意身体,别跟周睿太凶,有话好好说。”

  挂断了电话柴美涔把手机往沙发上一扔,掐着腰骂周睿:“你怎么回事?啊?!一大早就开始脏话连篇的,谁教你的?我就把你教成这样了?”

  周睿目瞪口呆地看着她,心里默默的想:是柴美涔的语气。

  “你傻乎乎的站在干什么呢?牙刷都掉了,脏不脏?我天天跟着你后屁股跟着收拾,你就没有一天让我省心的时候。”

  周睿继续感叹:没错,是柴美涔能说出来的话。

  “你是……我妈?”周睿问。

  现在柴美涔身上跟她记忆里相像的就只有乱糟糟的头发,以及没品的睡衣,还有就是骂他的语气。

  “怎么,连我这个妈妈都不认了?”柴美涔一下子气得眉毛都竖起来了。

  “你早上照镜子了吗?”周睿问她。

  柴美涔被气得直翻白眼:“我当你妈还得照照镜子是不是?啊?你真的是越来越不像话了,打你一巴掌你就要跟我断绝母子关系了?”

  周睿摇了摇头,走过来推着柴美涔到了浴室里,指着镜子说道:“你自己看。”

  柴美涔先是瞪了周睿一眼,再去看浴室里的镜子,紧接着自己也愣住了。

  镜子里的女……生看起来也就十六岁左右的样子,瓜子脸杏仁眼,皮肤瓷白,随便看一眼都觉得楚楚可怜。

  标准的初恋脸!

  她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,又像傻子似的对着镜子做了几个动作,确认镜子里的人是自己。

  太久没看过这张脸了。

  十六岁,她的体重还只有88斤,没有毛孔粗大,眼角没有笑纹。

  她过三十的时候开始脱发,为了显得头发多,特意烫了一个羊毛卷的头发,不过这发型顶在她的头顶就好像一个钢丝球。

  现在发量增多,让她看起来脑袋上像炸开了一样,最恶心的还是有的头发是直的,有的是卷的,造型别提有多别致了。

  美人有什么好处呢?

  就是发型这样,穿成这样,依旧美得让人移不开眼睛。

  刚刚还在骂人的柴美涔看着镜子,也跟着说了一句:“我操。”

第2章 检查

  这是一个很特别的早餐。

  母子二人一起坐在餐桌前,盘子里的煎蛋已经凉了却没有开始吃。

  柴美岑忘记了骂儿子。

  周睿忘记了道歉。

  两个人一起坐着怀疑人生。

  客厅里的挂钟买的时候是静音的,用了八年都没换过,如今每秒都会发出“哒哒哒”的声音。

  母子二人一直听着挂钟的声音,安静得出奇。

  许久后,周睿才缓缓地呼出一口气来,算是缓过神来了。

  “以前你跟我吹牛逼,说你年轻的时候绝代风华我还不信,现在我信了,还真他妈……还真挺好看的。”周睿这样感叹道完还非得加上一句,“难怪生出了我这么帅的儿子。”

  之前柴美涔矮粗胖,五官可以,但是不太保养导致肤色暗黄,毛孔粗大。下巴还有内分泌失调造成的痘印,眼底还有眼袋、黑眼圈。

  气色就不好,模样真就不太好看。<唐山癫痫病医院都有哪些/p>

  周睿一度认为自己的爸爸就是小白脸,看柴美涔有钱就骗财骗色,得手后不告而别。

  他曾经几次照着镜子看自己,想象自己爸爸的样子,每次都忍不住感叹:“真帅啊……”

  真不是他自恋。

  周睿今年16岁身高就到了185厘米,帅得跟偶像明星似的,真进娱乐圈都能纯靠脸吃饭。

  他本身还是运动系男生,喜欢打篮球,玩动感单车、游泳,身材也是特别好。外加底子好,皮肤白皙细腻,安静的时候还真有几分迷人的味道。

  他不是校草,纯属是因为平时在学校里太横了,投票的人都觉得他风评不太好,以至于校草成了他最看不上眼的那个龟孙儿。

  现在看着他妈的模样,他终于承认了,他的帅气有几分随了他妈。

  但是他真不知道柴美涔是怎么做到的,这么好的底子被她糟蹋成之前那副样子。

  “这是怎么回事?我怎么才能变回去?”柴美涔还沉浸在震惊之中,都懒得在意自己儿子脏话连篇了。

  “变回去干什么啊?你这叫返老还童,古代那些皇帝老儿就喜欢练仙丹求长生不老,没一个成功的。他们要听说你这回事,一准羡慕得从墓地里蹦出来,穿着黄色的龙袍,跟个老柠檬精似的酸你。”

  “你能不能有点正形?我现在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情况。”柴美涔气得踹了周睿一脚,力道不重,就是看着这个臭小子就恨得牙痒痒。

  周睿却鬼哭狼嚎的:“干架的时候腿都青了你还踹我。”

  柴美涔这才回过神来,扯起周睿的裤管看了看还真有一片淤青,在白皙的小腿上格外分明。

  周睿没说,这是他踢人的时候太用力自己造成的,不是别人打的。他揍的那人太瘦全是骨头,他一脚没踢对地方就这样了。

  “你说你没事老打架干什么?最后还不是自己遭罪?”柴美涔心疼得不行。

  “我行侠仗义啊。”

  “我问问你侯叔叔。”柴美涔说着就要给侯冉昔打电话,没注意到周睿的回答。

  “侯叔叔这几天出差,你打电话他一准从外地赶回来,耽误了生意怎么办?我们现在首先要做的是确定你身体有没有事,换身衣服跟我来。”周睿站起身来,带着柴美涔进卧室找衣服。

  柴美涔的审美不太好,衣服都花花绿绿的,看起来就不像十几岁小姑娘穿的。

  最后好不容易找了一条黑色可以系带的运动裤,周睿拿了一件自己的体恤衫给了柴美涔。

  “这衣服太大了。”柴美涔特别嫌弃。

  “这叫男友款,现在流行着呢,换上去吧。”周睿推着柴美涔进了卧室,自己在外面关上门。

  等柴美涔穿完,周睿过来帮她将衣服的前面塞进裤子里一些,看了看柴美涔此时的样子终于算是满意了。

  不过她这个发型真的是让人不敢恭维,他又拿了一个自己的棒球帽给她扣上了,带着柴美涔出门。

  柴美涔打算去开车,被周睿拦住了:“你现在的驾照相片跟你本人完全不一样,真被拦下来我还得给你送十五天的饭,我们叫车去医院。”

  “我现在就跟个黑户似的,特别没安全感。”

  “没事,有我呢。”周睿说的时候还在发消息,手指一直在打字。

  柴美涔扭头看着周睿,脸上还有伤,看起来就不是一个正经的小伙子,流里流气的,偏偏突然让她觉得此时的周睿有那么点靠谱了。

  她从发现自己的改变后就开始慌张,她这个年纪的人,对于突然发生的变故都很难立即接受,还真没有周睿淡定。

  两个人去了医院,并没有立即挂号,而是在大厅里等待。

  没一会来了一个女孩子,看到周睿就走过来说道:“急吼吼的叫我来干什么啊?”

  “身份证带了吗?”周睿问她。

  “带了。”

  “借我,我挂个号。”周睿对女孩伸出手去,摊开手心,说得特别不客气。

  女孩子也没在意,从口袋里取出身份证放在了周睿的手心里,还是有点好奇,追在周睿身边问:“你用我身份证挂号干什么啊?”

  “别管了,你去喝杯奶茶,我等会去还给你。”周睿说完对她亮出手机屏幕,“给你发了个红包。”

  女孩子拿出手机接了红包后就真的离开了,也是心大。

  柴美涔赶紧走过去问:“她是……”

  “我同班同学,放心吧,不是我女朋友。”周睿都知道柴美涔是什么意思。

  “长得还挺漂亮的。”

  “我去给你挂个号,做一个全身体检,看看你的身体有没有问题,用她的身份证年龄符合你现在的长相比较省事。进去之后他们也不检查身份证,发现不了什么,你就放心去吧。我们先确定你身体没有问题,其他的事情等我们之后再说。”

  柴美涔点了点头,周睿就去排队了。

  她站在一边等待的时候有去看玻璃门上自己模糊的身影,看着自己年轻的样子有点失神。

  在她还是这个年纪的时候,是她最快乐的时候,之后的事情都没有发生。

  *

  体检结果有一部分需要等到下午。

  柴美涔坐在附近等待,周睿则是给同学还身份证去了。

  等全部结果出来后,两个人一起去问大夫。

  柴美涔的身体非常健康,没有任何问题。

  这个结果让两个人松了一口气。

  柴美涔站在医院门口问周睿:“我跑去问大夫,说我突然变年轻了,他们会不会觉得我其实是精神有问题?”

  “会。”

  “你说我现在该找谁帮我出出主意呢?”

  “侯叔叔呗。”提起侯冉昔,周睿歪嘴一笑,语气稍微有点暧昧。

  “那就等他回来再说,说不定明天早上我就变回去了。”

  “也是。”

  两个人乘车往回走,刚下车周睿就碰到了同学,这两个男生跑过来打招呼:“睿哥,我还以为你短时间内不能出门了呢,特意买了东西过来孝敬你了。”

  说着就扯开了手里的塑料袋,里面放了两条烟。

  周睿看到的一瞬间脸都黑了,心里更是“咯噔”一下。

  柴美涔知道周睿动不动就打架,也知道他学习不好,但是不知道他还抽烟。

  看到烟的一瞬间她的脑袋就炸了,怒火冲翻了理智,抬手拍了周睿的后背一把。

  周睿被拍得脚步踉跄,往前走了两步才稳住。

  “你们拿这些玩意干什么?拿走拿走,我最烦烟味。”周睿连连摆手。

  过来的两个男生终于注意到了柴美涔,其中个子小的男生看到柴美涔的一瞬间眼睛都亮了。

  这么漂亮的女孩子,他平时都没见过几个,她似乎跟周睿关系不错的样子,是不是……有点问题?

  “对对对,我们睿哥不吸烟。”男生也算聪明,立即将烟收了回去,还跟柴美涔解释了一句,“美女,你别误会啊。”

  柴美涔济宁癫痫临床治疗方法故作镇定地微笑,接着把周睿拽到了一边,抬手捏着周睿的脸,迫使周睿的嘴巴嘟了起来。

  “有伤,疼疼疼!”周睿五官都揪在一起了。

  “我看看你的牙黄不黄,能耐不小啊,还学会抽烟了是不是?”柴美涔松开了周睿的脸,气得眼睛瞪得溜圆。

  她不是傻子,刚才是他朋友帮着打圆场呢,她看不出来就怪了。

  以前的柴美涔,这么瞪眼睛真的怪吓人的,周睿都不敢吱声。

  现在的柴美涔,这么瞪眼睛奶凶奶凶的,还萌萌的。

  周睿看着柴美涔的脸就觉得不适应,眼神回避,徒劳地解释:“没有……他们诬陷我,我跟他们俩关系一般。”

  周睿看向自己的朋友,就看到矮个子的男生居然对着他们俩拍照呢。

  这让他有种不好的预感,拿出手机就看到了男生在班级群里发的消息。

  杨洺:我遇到了睿哥带着一个超级漂亮的女孩子回家,两个人举止亲密,女生还穿着睿哥的衣服,戴着睿哥的帽子!

  杨洺:[短视频]

  同学1:我去,劲爆啊!

  同学2:什么情况!

  同学3:好漂亮!这个女孩子超漂亮!

  同学2:睿哥视乎被收拾得服服帖帖的,这就是传说中的一物降一物吗?

  周睿赶紧打字回复:少起哄,她是我老家亲戚,有血缘关系的那种。

  李肖楠:嗯,你们两个人确实长得有点像。

  杨洺:你这么一说,确实啊。

  同学3:居然有这么漂亮的亲戚,求介绍!啊啊啊啊,小姐姐好美,我坠入爱河了。

  同学4:不够意思啊睿哥,有妹子不介绍给我们。她有男朋友没?从今天起,我就也是你的亲戚了,过年过节一起打麻将,大家都是一家人,我是你姐夫啊还是妹夫啊?

  周睿看着群里的消息气得牙痒痒。

  我把你们当哥们儿,你们却想当我爸!

  周睿:都给我滚蛋!

第3章 奶狗

  “睿哥,我们去唱歌啊?”杨洺站在不远处问道。

  杨洺也就是矮个子的男生,身材纤细,身高170厘米左右,表情总是贱兮兮的,一抬头还有点抬头纹。

  他们来的时候就合计来看望周睿一下,猜测这次周睿非得被他妈扒一层皮不可,来了之后两个人正在商量怎么去找周睿的时候,周睿却自己出现了。

  看见周睿还能出门,身边还跟着一个漂亮妹子他们还挺震惊的。

  看起来……过得还不错?

  来都来了,还遇见了,那就出去浪啊!

  还能顺便散散心。

  杨洺身边站着的男生叫李肖楠,也是周睿的铁哥们之一,柴美涔看着他也觉得眼熟。

  之前她见过李肖楠两次,李肖楠除了叫她阿姨,就再没说过一句多余的话。

  今天也是,从始至终都没说话,只是看着他们,估计就是一个沉默寡言的性子。

  刚才在班级群里看到大家起哄周睿,他还帮周睿打了一个圆场,话题就被带过去了。

  他跟周睿差不多高,一头规规矩矩的黑色短发,眉眼端正还有点帅气。他属于非常有辨识度的长相,棱角分明,配着一双单眼皮。

  厌世似的长相,特别适合拍平面广告,摆出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,一准特别出片。

  “我不去……”周睿下意识拒绝了,他觉得应该先解决柴美涔的问题。

  “去吧,我也一起去,正好散散心,现在我的心情不太好。”柴美涔站在旁边说道,接着对两个男生大手一挥,“走吧,今天我请客。”

  “美女小姐姐就是豪气!”杨洺立即欢呼了起来。

  周睿一瞬间身体紧绷,想起他们三个在一起猥琐的样子要是被柴美涔看到了,他身上一准伤上加伤。

  他妈最见不得他没正形的样子。

  “别了吧……”周睿立即试图阻拦,那边杨洺已经跟柴美涔聊上天了,并且上了一辆出租车。

  李肖楠站在车门口看着他,他只能硬着头皮跟着上车。

  到了ktv,杨洺进去后就开始点歌,扭头问周睿:“睿哥,你打算唱什么歌?你的主打曲目?”

  周睿立即杀了过去将杨洺赶走,认认真真地点了一排歌,生怕杨洺乱切歌放了什么诡异的歌出来。

  杨洺看着屏幕上的字幕都有点疑惑了,周睿不知道抽了什么疯,点了一首《我爱北京天安门》。

  “不是,睿哥,你今天怎么……”杨洺的话说到一半就被打断了。

  “像我们这种积极向上的好青年,就应该唱符合我们风格的歌曲!”周睿说完,拿着话筒,态度端正地唱完了一整首歌。

  他的微信朋友圈,能让柴美涔看到的都是积极向上的,世界一片宁静美好。私底下发的什么都有,就是没有正经东西。

  周睿唱完,柴美涔还有心情夸周睿:“唱得不错啊。”

  “我给你点首歌?”周睿问柴美涔。

  “行。”柴美涔其实也是一个麦霸,只是很少跟儿子一起出来玩,这种情况自然也不会怯场。

  于是,杨洺跟李肖楠就看着漂亮得跟个小仙女似的柴美涔,唱了一首《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》,一边唱一边身体摇摆。

  两个人在歌声中逐渐凌乱。

  进来的时候李肖楠点了果盘,周睿就站在门口等,果不其然送来的东西里有啤酒。

  他立即给拦住了,说道:“给我换成果汁,雪碧、可乐什么的都行。”

  “那得凑不少。”KTV有最低消费额,只要消费够了唱歌的费用就会免掉几个小时。

  “那就再来个果盘,果脯也来点,爆米花什么的都行。”周睿说完就走进了包间。

  他进去后跟李肖楠耳语:“我把东西换了。”

  “管着你?”李肖楠用下巴往柴美涔那边示意,问周睿。

  “对,她属于我家长。”

  “哦。”李肖楠也理解了,周睿刚惹了事,家里管着他也是正常,所以也没在意。

  柴美涔唱完歌,坐在了杨洺的身边小声问:“周睿这次打架的原因是什么?”

  其实她的心里还是有点在意,她的确没有问周睿这个,她每次气糊涂了,就难免会失去理智一阵子。

  她觉得了解一下事情的经过也是应该的,如果她误会了周睿,也要跟周睿好好谈谈。

  在她的概念里,就算她是家长做错事情也需要道歉。

  “睿哥天底下第一好人。”杨洺回答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。

  “呦呵!”柴美涔被杨洺一秒变正经的模样给逗笑了。

  “那你就不懂了吧,有一句话说的好,以暴制暴,以杀止杀。我们睿哥就是这么做的,姓陈的那货活该被打。”杨洺说得颇为豪情壮志的,在杨洺的眼里,周睿那简直是江湖英雄。

  柴美涔还想再问几句,结果被周睿拽了出去,说什么也要离开。

成都哪些癫痫医院比较好

  前几秒,周睿看到班级群里有人起哄,一群人要过来KTV看看小美女。

  他真怕那群孙子看到柴美涔就要微信号,顺便轻薄几句。随便一句土味情话,都仿佛在他的面前骂“干你妈”是一个效果的,他能跳起来暴打那群人。

  “还没玩多久呢。”柴美涔还想再问一问杨洺,杨洺没心机,套话一套一个准。

  “我们去趟理发店,先把你的头发弄一弄,顺便去商场买几件你能穿的衣服。”周睿只能试图转移柴美涔的注意力,他可知道柴美涔发起疯来有多可怕。

  柴美涔也没纠缠,打算回去之后再问问周睿本人。

  去了理发店后,Tony老师看到柴美涔的发型都有点无所适从了。

  “拉直。”周睿站在柴美涔的椅子后面说道,伸手拽了一下柴美涔的头发估量长度,接着在柴美涔的脖颈位置比量了一下,“长度到这里就行,稍微有点刘海。”

  “锁骨发?”Tony老师问他。

  “她这种长度也只能这个发型了吧。”

  “行,听他的。”柴美涔立即点头,她儿子很少对她的形象发表意见,所以只要参谋了,柴美涔就听。

  “那我们先处理卷发。”Tony老师回答。

  叮嘱完周睿坐在了一边的沙发上,拿出手机来给侯冉昔发消息。

  周睿:嗨~

  侯叔叔:嗯,需要我帮忙求情?

  今天早上柴美涔就是给侯冉昔打的电话,侯冉昔知道情况也不稀奇。

  周睿:不用,我现在跟我妈相处得非常和平。

  侯叔叔:要多少?

  周睿:今天不要零花钱。

  侯叔叔:我派助理给你买了这边的零食。

  周睿:今天又是想做我爸爸的一天呢。

  侯叔叔:别乱开玩笑。

  周睿:我以前不太理解你为什么对我妈那么好,觉得你也就是有一颗感恩的心,单身这么多年也是你太挑,不过今天我突然就理解了。

  侯叔叔:这是作业写完了?还是被你妈打傻了?

  周睿:别转移话题啊,觉不觉得这张脸有点熟悉?

  周睿将杨洺偷拍发到群里的小视频发给了侯冉昔。

  紧接着电话就打了过来,周睿看到来电显示就忍不住坏笑,接通了电话就听到侯冉昔有点焦急的声音:“怎么回事?”

  “出差的工作完成了吗?”

  “别转移话题,那个女生是谁?”

  “我妈啊!”

  “别开玩笑。”

  “说出来你可能不信,今天早上我妈突然就变成这样了,我带她去检查身体了,身体都挺好的,就是有点不明白为什么突然这个样子了。还有就是身份问题有点难办,她现在这样说她三十六岁没人信啊,以前的模样跟现在差距太大,身份证、驾驶证都没法用了。”

  周睿说话的时候语气就是特别痞气的那种,听着就有点气人。

  电话那边的侯冉昔似乎觉得周睿在跟他开玩笑,还在跟他确定:“真的?”

  “真的。”

  “现在你们在哪里?她状态怎么样?”侯冉昔做了一个深呼吸,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,问了这个问题。

  “我们在理发店呢,打算把她那钢丝球的发型拉直了。”

  “我看看有没有机票,实在不行就安排车回去,你帮忙稳住她,我很快就回去。”

  “行,路上小心,你赶回来的这段时间有我照顾她呢,你放心吧。”

  挂断电话,周睿还没能收住脸上幸灾乐祸的笑。

  柴美涔这辈子做了很多错事,甚至连周睿自己都觉得柴美涔把他生下来就是一个错误。

  但是有两件事情她做对了,第一件事就是买房,第二件事就是投资侯冉昔的公司。

  柴美涔怀她的那阵子手里有一笔钱,因为怀着孕,也没办法做什么伟大的事业,就用了最老土的方法:买房。

  她当初也没有什么远大的理想,就是想做个包租婆。

  没成想后几年房价不要脸似的疯长,卖了二环的几套房子,又在三环买了几套,没多久就又涨得不成样子了。

  就这样,在没有限购政策的时期,柴美涔靠着倒腾手里十来套房子算是衣食无忧了。

  现在他们住的小区其中一栋楼,大半栋楼都是柴美涔一个人的房子,其他的房子租出去收租金,邻居都是他们家的租客。

  原本是一栋楼,后来卖了两层,为了救侯冉昔的公司。

  当时侯冉昔的公司面临倒闭,员工罢工抗议,合作客户在外面闹,还说要告到侯冉昔倾家荡产。

  那阵子就连侯冉昔的家人都没管他,毕竟家里还有两个孩子,少了侯冉昔也没什么。

  当时直接放出了狠话来:我们不指望你能养我们了,你以后也别拖累我们。

  这就是断绝关系的意思。

  那个时候只有柴美涔站在侯冉昔身边。

  柴美涔性子泼,有人闹她就比那些人还凶,将人赶走了还卖了房子帮侯冉昔周转。

  侯冉昔没有就此倒下,还真就重新站起来了。

  当时侯冉昔的公司小没上市,柴美涔就算是投资入股了,占了公司30%的股份。

  等后来上市了,柴美涔也是元老级股东之一,手里的占股仅次于侯冉昔。

  侯冉昔的公司在后期简直就是超神的存在。

  不仅仅越做越大,还势头很强。

  柴美涔基本不去侯冉昔的公司,但是定期会收到公司的收入,一季度的收入就够柴美涔再买两层楼的。

  这些年侯冉昔跟柴美涔的关系一直不错,侯冉昔对柴美涔也非常的照顾。

  柴美涔自我感觉她跟侯冉昔是一起长大的,外加帮过侯冉昔,所以就算侯冉昔对她好,她也觉得理所应当,完全没有多想。

  但是周睿觉得,侯冉昔是企图当他爸。

  真不是周睿敏感,实在是侯冉昔看柴美涔的眼神太温柔了,看到就觉得浑身不自在。

  还有就是,柴美涔总说侯冉昔就是人太善良,太老好人了,总是被欺负。

  但是周睿很早就见过侯冉昔不为人知的一面,只是没跟柴美涔说。

  那天他去给侯冉昔送柴美涔腌制的小菜,还有亲手包的包子。

  到公司的门口就看到有人在闹,那人指着侯冉昔的鼻子骂:“你这么做会遭天谴的。”

  侯冉昔冷笑了一声,笑容自带一股邪气,看得周睿不寒而栗。

  就是影视剧里那种斯文败类的模样,西装革履,戴着一副金丝边眼睛,看着那人轻蔑的笑。

  哪里像个善良的人?他吓得躲了许久才再次出现。

  从那以后周睿就认定了,柴美涔身边埋伏了一条狂摇尾巴装小奶狗的大灰狼。

图|来源网络

后台回复【5.31】即可获取汁源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